自贸港观察·故事 逐浪万宁日月湾

3月8日下午,雨后的万宁日月湾沙滩,游人更密。放眼望去,海面风大浪白,好浪连绵。上百只冲浪板在海浪上起起伏伏,板上的冲浪客们或伏,或立,或跌入白浪,海湾中欢笑声阵阵,浪尖起舞一定有着不一样的乐趣。综艺节目《夏日冲浪店》在日月湾取景拍摄,阳光、沙滩、海浪等极具夏日感的元素,让大家隔着屏幕就感受到满满的清爽感。任嘉伦、王一博等人气明星的参与,在全网掀起对冲浪的关注热潮,日月湾游客接待量也迎来爆发式增长。

在万宁日月湾,游客在浪尖跳跃、冲刺,享受假日时光。海南日报记者 袁琛 摄

“大多数在日月湾冲过浪的人会爱上这里,有的人甚至会为了它留在这里,比如我。”在距离海滩不远的盘古掌冲浪俱乐部,今年28岁的盘古掌体育文化产业有限公司培训负责人周鑫磊在接受完海南日报记者采访后,抱上自己的紫色冲浪板走向大海。

如果时间倒回到2012年,怀揣着海南大学商务英语专业录取通知书来海南求学的周鑫磊也许想不到,计划大学毕业后到北上广深等大城市从事外贸工作的自己,会在4年后扎根海南,并且成为一名冲浪裁判,干着与“白领”截然不同的工作。

冲浪“小白”如何成为冲浪达人?海南缘何成为国内外冲浪爱好者眼中的冲浪胜地?这里面有不少精彩故事……

“2016年大学毕业后,我就留在海南从事与冲浪相关的工作,常住日月湾,现在我已经落户海南,正式成为了海南的一分子。”周鑫磊告诉海南日报记者。在今年2月底国家体育总局水上运动管理中心公布的首批9名冲浪项目国家级裁判员名单中,他是其中一名。

周鑫磊谈起与冲浪运动的结缘,不得不说在日月湾连续举办的国际冲浪赛事。2014年11月23日,海南万宁日月湾国际冲浪赛精彩纷呈,分为国际冲浪协会(ISA)中国杯赛及国际职业冲浪协会(ASP)海南精英赛两项比赛进行。

“有来自很多国家的运动员参赛,他们驰骋浪尖的样子非常酷。”周鑫磊当时是赛事志愿者的领队,那是他第一次接触冲浪运动,他感到冲浪有一种独特的魅力。

赛事举办期间,周鑫磊见缝插针向前来参赛、观赛的冲浪高手们请教冲浪技巧,万宁人黄文是他的第一个“师傅”。

周鑫磊还记得,初学冲浪时,饱尝海水的滋味。他在冲浪上并没有过人的天赋,他笑称自己的冲浪技术是吃“百家饭”长大的,“我向好多国内外的大神请教,断断续续学了差不多10节课,才初步掌握基本技能。”

2014年在万宁日月湾举行的ISA世界冲浪锦标赛,是国内冲浪健儿们首次以中国队的名义出征冲浪赛场,国家冲浪队3年后才在备战奥运时正式成立。2016年,国际奥委会组织正式批准冲浪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当时得知冲浪入奥后,激动得整晚睡不着觉。”周鑫磊说,当时家里人正催促他回河北工作,反对他从事与冲浪赛事及推广相关的工作,“因为之前国内了解冲浪的人很少,很多人不了解这项运动。而在它入奥成为竞技体育后,我坚定了从业的想法。”

出于对冲浪的热爱和对冲浪前景的认可,周鑫磊在2016年至2017年间积极报名参加ISA等国际组织举办的大型国际赛事,当赛事志愿者,他有时在赛场“打杂”,有时当实习裁判。“国际赛时间比较长,通常要半个月到一个月,在当志愿者的过程中,我积累了很多冲浪知识。”

2017年底,首届全国冲浪锦标赛、首届全国青少年冲浪锦标赛、首届中国冲浪冠军巡回赛在万宁日月湾开赛,周鑫磊由于技术水平高、熟悉各项赛事规则成为“三大赛”的赛事裁判之一。

此后,周鑫磊以裁判员的身份成为国内各大冲浪赛场上的常客。从冲浪爱好者,到冲浪运动裁判员,周鑫磊的职业生涯几乎与冲浪运动在中国的职业化发展一致。

“胸部、膝盖、脚是垂直的,半蹲,放松。”近日,在日月湾海边一个名为阿文冲浪俱乐部的培训室里,37岁的万宁人黄文正在为游客讲解冲浪技巧。黄文是俱乐部的老板,他家祖祖辈辈都是当地靠海吃海的渔民。

黄文还记得,他第一次接触冲浪是在2007年。那时刚从海里捕鱼回来的他,看见几个人正在练习冲浪,有人让黄文过去试一试。就是这一试,改变了黄文的人生轨迹。当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在第一道浪时,从未接触过冲浪的黄文竟然在冲浪板上站了起来。

“过了几天,他们送了2块冲浪板给我。”黄文说,那些冲浪爱好者认为他非常有天赋,“实际上对我们渔民来说,这并不难,只要敢尝试。”

有了冲浪板后,不管有事没事,黄文每天都跑到海边冲浪。日复一日的苦练,他的技术水平越来越高,在多方面的支持下,他参加国内外冲浪赛事,先后夺得多枚奖牌。

事实上,从2007年起,来日月湾冲浪的国际冲浪爱好者越来越多,沙滩上不难见到金发碧眼的外国人。盘古掌公司创始人陆盛华介绍,2010年她自英国纽斯科尔和桑德兰大学旅游管理专业毕业回国后,和丈夫一起来到海南寻找机遇。在日月湾,她就遇到了一位喜欢冲浪的美国朋友。

“当时得知他已在日月湾举办了3届民间冲浪赛,我觉得机会来了。” 2010年,陆盛华向万宁市政府申请举办首届万宁国际冲浪节。

首届万宁国际冲浪节的举办,让日月湾在国际冲浪圈火“出圈”,成为国际冲浪爱好者口口相传的冲浪胜地。“200多名国际冲浪运动员过来,还有好莱坞的明星,想不到冲浪节的吸引力如此之大。” 陆盛华说。2011年,世界女子冲浪长板巡回赛继续花落万宁日月湾,当时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全球80余家主流媒体关注比赛。万宁一夜之间成为世界瞩目的新的冲浪旅游目的地。

国际冲浪协会执行总裁罗伯特(Robert Fasulo)曾表示,以日月湾为代表的万宁海湾冲浪条件最佳,是经过众多世界级运动员鉴定的“天赐之地”,这也是世界职业冲浪协会和国际冲浪协会将其顶级冲浪赛事设在万宁的重要原因。

2017年盘古掌公司决定在日月湾成立专业冲浪俱乐部,让前来观看赛事的游客以及冲浪爱好者能够体验冲浪,把赛事的影响力延续下去。很快,专业的冲浪俱乐部便成为游客前来体验的极佳平台。重庆游客石艾鑫一家人都非常喜欢冲浪,他告诉海南日报记者,“日月湾是中国为数不多的冲浪点中最成熟最大的一个,他们一家人几乎每年都会来日月湾冲浪。”

越来越多的游客,让黄文嗅到了商机。2019年10月,黄文在一帮冲浪好友的支持下开办了阿文冲浪俱乐部。

数据显示,2019年到万宁日月湾冲浪的有11万人次,2020年冲浪人数达到30万人次。2021年2月27日,万宁市政府与海南海启冲浪实业有限公司签约,万宁市冲浪装备产研基地项目将由该公司进行投资建设,将建设潜水衣、冲浪衣原材料发泡深加工生产和研发基地等,延长万宁冲浪产业链条。

“截至去年年底,日月湾已有20个冲浪俱乐部,万宁计划把冲浪当作产业来培育,不仅是当作一个赛事、一个品牌。”万宁市委相关负责人说。

日月湾冲浪产业蓬勃发展的同时,黄文有了新期待,他希望能让更多人知道日月湾,让家乡的年轻人通过冲浪冲进更广阔的世界。

“我喜欢冲浪,喜欢充满激情的生活,所以我义无反顾加入了冲浪俱乐部。”在盘古掌冲浪俱乐部里, 27岁的海口人郑生道谈到他转行的原因时眼神很坚定。

郑生道此前是一名理发师,收入稳定。2017年一次在日月湾驰骋浪尖的感觉深刻在他心底。2020年10月,郑生道辞去了工作,应聘成为一名冲浪教练。

“现在工作还不是很繁重,一般一天带一个班,一个班课时约两个小时。闲暇时就提升自己。”郑生道说,作为一名新手教练,他每天闲暇时都向俱乐部里的前辈请教冲浪技巧,仔细琢磨后又传授给自己的学员。在今年国家公布首批冲浪项目国家级裁判员名单后,年轻的他对未来的职业道路有了更明晰的规划,他说,“我会一边带好学员,一边练好技术,参加比赛,争取奖牌,以后成为教练员或裁判员。然后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西甲到全世界的著名浪点寻浪。”

“冲浪在国内已经进入了快速发展期。”拥有10年浪龄的吴润泉也是9名冲浪项目国家级裁判员之一,他告诉海南日报记者,2016年冲浪运动入奥后,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投身这个项目,“希望未来能有更多的中国选手成长为世界一流水平的选手,希望能在国际冲浪大赛上看到更多中国冲浪选手的身影。”

而从产业发展的角度来看,冲浪产业的发展核心仍然是人。周鑫磊表示,一方面要做好冲浪推广,让更多人了解并爱上冲浪运动,另一方面则是吸引更多人才投身冲浪运动的推广。

陆盛华认为,户外运动将来会成为主流的生活方式,冲浪产业一定要从赛事、培训、服装、装备等方面进行全产业链发展,包括引进一些国外冲浪大品牌落户,利用自贸港政策,引进一些免税商店,并通过俱乐部做成“冲浪+旅游”“冲浪+教育”的品牌,把冲浪文化推广开来,让冲浪成为海南的金字招牌。“这些都需要人才支撑,希望更多人才来海南,投身冲浪产业发展。” 陆盛华说。

“冲浪产业前景光明,日月湾将成为万宁旅游发展的发动机。”从国家体育总局体育器材装备中心体育产业发展二处至万宁市挂职副市长的季浩表示,万宁目前正在向省里申报建设日月湾冲浪小镇,小镇业态丰富,以冲浪为核心,建设国际冲浪学校,还将规划建设单体人工冲浪池等。万宁还将大力推动冲浪进校园,在万宁本地中小学中普及冲浪运动知识等,进一步扩充冲浪项目基础人群。

正如这些踏浪前行的“浪人”一样,海南冲浪产业正踏着浪潮前进,也许在不远的未来,能遇见新的契机。

爱浪的人会爱上冲浪,爱上冲浪的人就会爱上万宁日月湾,这里从来不缺适宜乘风破浪的波涛。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dkzcfsb.com/,西甲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